Menu
Woocommerce Menu

伦敦蘇富比后天处理1860年京城老照片,英法联军侵华照片将于十十月二十一日拍卖

0 Comment


图片 1

图片 2

14日,苏富比拍卖行将在伦敦拍卖一套第二次鸦片战争时的老照片,其中许多摄于当时的北京,是侵略者的罪证。这套18张照片的估价为10万至20万英镑(约合94万至194万人民币),来自苏富比方面的消息称,已有许多买家来电咨询老照片的详细情况。

贝亚托拍摄的被英军攻占的清军炮台

摄于中国和日本、曾让西方世界初窥远东地区的一组照片即将被拍卖。一张拍摄1860年大沽口北炮台上中国人尸体的特殊照片令人鲜明地回忆起第二次鸦片战争。

这些照片为当时英法联军的随军摄影记者、英籍意大利人菲利斯毕托所拍摄,其视觉脉络基本上是沿着英法联军入侵北京的足迹,记录了英法联军入侵北京的过程及对皇家园林的疯狂破坏。照片分别摄于天津北塘、被攻陷的大沽口炮台、北京通州燃灯佛舍利塔、北海、天坛、雍和宫正门、紫禁城、颐和园(时称清漪园)等地,其中还包括由从皇城午门上拍摄的6张照片所组成的京城全景。

英国媒体称,摄于中国和日本、曾让西方世界初窥远东地区的一组照片即将被拍卖。一张拍摄1860年大沽口北炮台上中国人尸体的特殊照片令人鲜明地回忆起第二次鸦片战争。

北炮台是大沽口炮台其中一座,是守卫白河(即海河)河口、位置具有战略意义的防御工事。1860年8月20日,坐落在天津附近的北炮台被攻破,经过激烈的战斗,守军投降了。从照片中可以看到,炮台被英法军队占领后,城垛和大炮周围环绕着中国人的尸体。

这套18张照片来自英法联军中一位名叫爱德华科特尼的英军军官的后人。菲利斯毕托当年将他拍摄的这些照片就地兜售给了英法联军中的英军军官们。苏富比拍卖行的网站显示,这套照片的底片摄于1860年8月10月间,照片则印制于当年10月下旬11月上旬。

英国《每日邮报》网站1月8日报道指出,北炮台是大沽口炮台其中一座,是守卫白河河口、位置具有战略意义的防御工事。1860年8月20日,坐落在天津附近的北炮台被攻破,经过激烈的战斗,守军投降了。从照片中可以看到,炮台被英法军队占领后,城垛和大炮周围环绕着中国人的尸体。

鸦片战争是中国和大英帝国因中国试图限制英国的鸦片走私行为而爆发的贸易争端的高潮。在1839年至1842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1856年至1860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中国都战败了。

资料显示,菲利斯毕托于1861年下半年回到伦敦后,把他在印度和中国拍摄的大量照片卖给了一位名叫亨利海令的图片商,后者批量印制后出售牟利。而人们注意到,与毕托保存的照片相比,海令印出的照片质量差了不少,缺失了很多细节,且有明显的修版痕迹,很可能是印自复制底片。这就是说,菲利斯毕托当年卖给他的底片很可能不是原件。

报道称,鸦片战争是中国和大英帝国因中国试图限制英国的鸦片走私行为而爆发的贸易争端的高潮。在1839年至1842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1856年至1860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中国都战败了。

据悉,这组照片的拍摄者是费利斯贝亚托,他在印度反英大起义和中国的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是英军的随行人员。

图为菲利斯毕托所摄清漪园(颐和园前身)文昌阁,这张照片拍摄几日后文昌阁即遭英法联军焚毁。收藏者爱德华特尼误认其为圆明园建筑,在照片下部注释为:皇家夏宫北京近郊圆明园,1860年10月。

据悉,这组照片的拍摄者是费利斯·贝亚托,他在印度反英大起义和中国的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是英军的随行人员。

知名摄影师贝亚托拍摄了1860年北京清漪园(清光绪年间重建后改名为颐和园)被英法军队纵火焚毁前的照片。他的照片还包括香港港口全景照、北京的紫禁城、一座宝塔和中国士兵死在一座堡垒上的场景。

知名摄影师贝亚托拍摄了1860年北京清漪园被英法军队纵火焚毁前的照片。他的照片还包括香港港口全景照、北京的紫禁城、一座宝塔和中国士兵死在一座堡垒上的场景。

从底片印出的68张照片被集结成册,他将这本相册卖给了罗德里克迪尤,迪尤在太平天国起义时期担任英军指挥官。

据报道,从底片印出的68张照片被集结成册,他将这本相册卖给了罗德里克·迪尤,迪尤在太平天国起义时期担任英军指挥官。

由于贝亚托位于日本横滨的工作室不久后毁于大火,原版底片也付之一炬,这使得迪尤的照片变得更加珍贵。过去150年中,迪尤家族一直保存着这本相册,它也成了迪尤曾在中国和日本服役的记录。现在它将于1月31日在英国萨默塞特郡劳伦斯拍卖行拍卖,预计最高可以拍到7万英镑(1英镑约合10.05元人民币)。

报道指出,由于贝亚托位于日本横滨的工作室不久后毁于大火,原版底片也付之一炬,这使得迪尤的照片变得更加珍贵。过去150年中,迪尤家族一直保存着这本相册,它也成了迪尤曾在中国和日本服役的记录。现在它将于1月31日在英国萨默塞特郡劳伦斯拍卖行拍卖,预计最高可以拍到7万英镑。

劳伦斯拍卖行的罗伯特安塞尔说:这本相册是多年来出现在市场上最全面、历史意义最重大的物品之一。它也是费利斯贝亚托横滨工作室留下的最早记录之一,贝亚托的横滨工作室是公认的远东摄影术的重要先驱。这本相册内有68张照片,是最早一批记录中国和日本的照片。它包含11张可折叠的全景照,一张贝亚托拍摄的迪尤舰长与美军、法军和英军代表在一起的照片。

劳伦斯拍卖行的罗伯特·安塞尔说:“这本相册是多年来出现在市场上最全面、历史意义最重大的物品之一。它也是费利斯·贝亚托横滨工作室留下的最早记录之一,贝亚托的横滨工作室是公认的远东摄影术的重要先驱。这本相册内有68张照片,是最早一批记录中国和日本的照片。它包含11张可折叠的全景照,一张贝亚托拍摄的迪尤舰长与美军、法军和英军代表在一起的照片。”

迪尤舰长(1823-1869)也因在1859年第二次鸦片战争进攻大沽口炮台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著名。

报道称,迪尤舰长也因在1859年第二次鸦片战争进攻大沽口炮台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着名。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