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看王爷心事和多少个王朝的背影,水墨计算机画

0 Comment


图片 1

中国山水画有北派和南派之说,北派雄浑大气,南派灵秀婉约。山水画大师南有张大千,北有溥儒,即“南张北溥”,亦有“南吴北溥”一说,吴指吴湖帆。

图片 2

溥儒 碧山秀水四景屏 设色纸本 屏轴四件 17847 cm

溥儒,字心畬(yu),别号西山逸士,是溥仪的堂哥,清恭亲王之孙,“儒”为慈禧所赐。特殊的出身背景更使他悟到荣华富贵之后的平淡才是人生至境,因而他在画中营造的空灵超逸的境界令人叹服。

溥心畲(1896-1963)

旧王孙溥心畬在同时代画家中的特殊身份,使他能够饱览别人难得一见的深宫藏画,深受古法熏陶,以至逐渐形成其艺术上的独特风格。渊博的学识和儒雅的气质反映在他的绘画上,也使北宗山水少了直露锋芒的狂野之气,多了一些笔势流畅、淡雅脱俗、峻峭清新的明秀雅逸。大千翁曾说:
中国当代画家只有两个半,一是溥心畬,一是吴湖帆,半个是谢稚柳。另半个已故去,那就是谢稚柳之兄谢玉岑。于非闇在《艺圃》上以南张北溥为题写道:张八爷(张大千)是写状野逸的,溥二爷(溥心畬)之图绘华贵的。论入手,二爷高于八爷;论风流,八爷未必不如二爷。此《碧山秀水四景屏》便是其山水画的代表作。画作扑面而来一股萧疏高逸、古雅清寂中平添了一层韵味。他的画面上经常出现的亭台楼阁、高古人物,虽然气派豪华,自有一股王家气势,但又总要加上寒林、淡雪、孤帆,以至一番景致如静水映月,镜中之花,可望而不可得。溥心畬虽然有北宗山水代表人物之称,他早期绘画用的多是南宗画法。

溥氏作画,以北宗为体格,兼采南宗秀润笔墨,为清末民国年间北宗山水领袖。我个人非常喜欢其作品,无论山水、花鸟还是人物,均带有浓浓的文人范儿,是文人画的代表。

原名爱新觉罗·溥儒,初字仲衡,改字心畲,自号羲皇上人、西山逸士。清恭亲王奕訢之孙,道光皇帝曾孙。曾留学德国,讲学日本,笃嗜诗文、书画,皆有成就。画工山水,兼擅人物、花卉及书法,与张大千有“南张北溥”之誉,又与吴湖帆并称“南吴北溥”。

他在自述中也提到:初学四王,后知四王少含蓄,笔多偏锋,遂学董、巨、刘松年、马、夏,用篆籀之笔。始习南宗,后习北宗,然后始画人物、鞍马、翎毛、花竹。由南宗入手的溥心畬在继承北宗山水特征的同时,并没有失去南派山水的秀润之色,而是提出自己的认识,并在实践中有所突破。先生自言:如若你要称我为画家,不如称我为书家,如若称我为书家,不如称我为诗人,如称我为诗人,更不如称我为学者。先生在作品上大多用行书书写自题诗,其书写笔势流畅,气韵连贯,此四屏上的书法题款同样字字珠玑,书法卓绝不凡,飘逸潇洒。先生的山水画无论水墨还是青绿均取古法,用绢或矾纸为主,笔是弹性极好的狼毫。在动笔之前,他心中的山水早已成竹于胸,它们是大自然的形态与精神领悟有机的组合体。那些看似熟悉的小桥、山石、草木,对其本质的把握除了来自于画家长时期的观察,还得自于他敏锐的洞察力。目之所及,心之所思必然会在画面上有所反映。其山水画取景奇峻,构图既有密不透风,也能疏可跑马,充满意趣。他的笔墨技法放任自然,却恰到好处,收之为收,放当之为放,寒林重叠,楼观精致,严密中渗透一种萧散旷澹之象。

溥心畬为人谨慎内敛,因此并不会像张大千一样去结交画友,并借赠画以广泛交友,其在艺术圈的影响力势必不如张大千等人。加之,受海峡两岸交流有限的影响,在普通民众心中的影响力更不如张大千。

“南张北溥”、“南吴北溥”,我们很容易拿溥儒和张大千、吴湖帆比较。

他的画一般着色不多,但并不是不重色彩,而是强调色彩的意趣,设色主要以浅绛为主再施花青。画中的亭台楼阁虽有界画的特点,但设色淡雅,并不像一般界画那么工整华丽但却生动异常;近景小桥上的人物凸显着古意,流露出向往山林的归隐之心,反映了画家当时精神生活的幻想化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溥心畬并无师承,全由拟悟古人法书名画以及书香诗文蕴育而成,加以他出身皇室,因此大内许多珍藏,自然多有观摹体悟的机会。他大多数山水画的构图可明显看出是从南宋的”边角”之景变化而出,皴法也多用斧劈、钉头,然而他的画中,大块的侧锋斧劈皴较为少见,画面所体现出的是一股和谐宁静之气,设色淡雅,意境悠远而耐人回味,正是历代文人画家所致力追求的境界。因而他的离去,有人称是”中国文人画最后的一笔”。

溥心畬和张大千一样深具慧根,才华侧漏。

编辑:admin

谢稚柳评价溥心畬是继王维、苏东坡、文征明、郑板桥之后,唯一诗书画三绝者。近代画家中,溥心畬的诗文造诣,为其他画家所不可企及。1949年赴台,与黄君璧、张大千并称”渡海三家”。在渡海三家中,书法功底、诗文格调及画中的清秀之气,皆以溥心畲为第一。吾深以为然。

画家于非闇曾写过一篇短文,应是对“南张北溥”较客观的评价:“张八爷是写状野逸的,溥二爷是图绘华贵的,论入手,二爷高于八爷;论风流,八爷未必不如二爷。南张北溥,在晚近的画坛上,似乎比南陈北崔、南汤北戴还要高一点……大抵心畲高超,而大千奇古,心畲萧疏,而大千奔放。”

下面是本人临摹之作《秋山归棹图》

溥心畬和吴湖帆一样旧学富厚,人生起跑线甩人家N条街。

原画款识为“岧峣碧峰俯寒流,萧瑟西风送客舟。一夜空林飞木叶,片云忽似洞庭秋”。

在这一点,吴大澂之孙吴湖帆与奕訢之孙溥心畬恐也难同日而语。大清国在王孙的教育上,基本思路就是:网一国之巨擘当王孙之家教。旧王孙不仅师傅不是一般的牛,眼光也不是一般的刁,你想想,如今出来一个“石渠宝笈”著录就很厉害,旧王孙是在清宫+恭王府那么多宝贝里泡大的。天资聪慧的溥二爷出手不凡,基本没悬念,他曾被称为“北宗第一人”。

一个读书人刚把朋友送走,他把小舟荡在湖中,放下船桨,半倚在船头,看着眼前的青山碧水陷入沉思。白云悠悠飘过,秋风吹起,一夜之间树木就掉了好多叶子,这次弟很像那年去过的洞庭湖啊……

只是,溥二爷活着时候,把书画当“余事”,写字画画遣怀寄兴居多。少了“景仰”二字的书画或许有些简淡萧疏,却看得出“富养”出来的高超底子。“余事”心态下落笔,也正是文人画本色。

图片 3

溥心畬生逢朝代倾覆,一生跌宕起伏,浮华与落拓在他笔下化为萧疏和隐逸,读他的画,可感受到旧王孙丰富的内心世界;他是晚清遗老,也是民族遗老,双重身份下,他萧然自守,这在他的山水画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另外,品读旧王孙印章,也可间接读出他各时期不同的境况。

所以,我们现在读溥心畬,满满都是一个王爷的心事和一个王朝的背影。这是近百年来从别的任何一个大家的作品中都读不到的,也是我们今天看来最弥足珍贵的价值所在。

萧疏高超溥心畬

今年,是溥心畬诞辰120周年,为了纪念这位非凡的才艺王爷,此次崇正秋拍特推出溥儒专题。专题拍品涉及旧王孙各时期的佳作,有山水、人物、花鸟、书法等丰富多样的形式,从中可品读丰富而立体的旧王孙。

著名鉴藏家、香港《名家翰墨》总编辑许礼平先生曾在他的《旧日风云》幽默地写道:“溥公画作不论钻石、玻璃,均以水晶论值,倒便宜了一小撮独具慧眼的鉴藏家,常以小名家之值,拣大名家之作。真个是豚蹄之祝,而得篝车。”

崇正君在此预祝各位拣到“钻石”!

下面直接看画——

图片 4

溥儒 精舍鸣金

设色纸本 立轴

100×51cm

估价RMB :500,000-800,000

题识:深山无人迹,但见鸾鹤群。林深见斜日,落叶正纷纷。精舍鸣钟磬,经声天际开。心畬画。

钤印:溥儒、旧王孙、江天水墨秋光晚、松巢客

出版:《溥心畬画选集》P17,中华书画出版社出版1971年。

下面是溥儒的四景山水——

图片 5

溥儒 四景山水

设色纸本 立轴

133×33cm×4

估价RMB :1,200,000-1,600,000

四帧放在一起实在不足以让人看到旧王孙山水的精微,所以,崇正君决定一帧一帧地排,旧王孙笔下的春夏秋冬,请耐心看——

图片 6

款识:桃花千树水潺潺,柳映红桥燕子闲。寂寂重门春正掩,玉楼人望五云间。心畬。

钤印:旧王孙、溥儒、华虹

图片 7

款识:细草平陂暮色苍,纷纷枫叶下寒塘。蝉声响尽无行客,只有寒流送夕阳。心畬。

钤印:旧王孙、溥儒、华虹

图片 8

款识:杖锡安禅地,香烟恋讲楼。孤云半溪水,冷叶四山秋。鸟临高岩下,泉声山涧流。何人抱幽独,来伴远公游。心畬。

钤印:旧王孙、溥儒、华虹

图片 9

款识:今夜岩斋冷,幽尊湛芳洁。习习林下风,萧萧北窗雪。心畬。

钤印:旧王孙、溥儒、华虹

四景山水鉴赏完毕,下面接着赏鉴——

溥儒 奇石古松

水墨纸本 立轴

60×29cm

估价RMB :80,000-120,000

题识:磊磊但奇石,盘盘多古松。心畬。

钤印:溥儒

图片 10

溥儒 溪山烟雨

水墨纸本 立轴

88×34cm

估价RMB:30,000-50,000

题识:溪山烟雨。心畬。

钤印:溥儒之印

图片 11

溥儒 倚窗赏梅

设色纸本 镜片

105×53cm

估价RMB:250,000-350,000

题识:小窗梅影月黄昏。甲戌嘉平,心畬。

钤印:溥儒、园客、一壶之中

“碧纱窗,娇独倚,风送一帘香雨。琴韵静,漏声残,夜灯红袖寒。眼波秋,眉黛细,生小不知愁绪。频对镜,学涂鸦,剪来山杏花。”溥心畬四十岁前后,常以柔情似水的笔调描绘闺中少妇,这首《更漏子·无题》便是其一。而此件独倚月亮窗边的闺阁仕女,溥心畬配以疏影横斜之梅花,构图巧妙,线条挺括,运斤成风,题句:“小窗梅影月黄昏”相应。

画作中鈐“园客”一印,落款為“甲戌嘉平”,是溥心畬返居恭王府萃锦园之时,“园客”所指为租借萃锦园。

王朝倾覆,恭亲王之孙,此番却是赁居恭王府萃锦园,“园客”一印,最是耐人寻味。

图片 12

溥儒 秋塘月色

立轴 水墨纸本

56×32cm

估价RMB :50,000-80,000

题识:秋塘月色。心畬。

钤印:溥儒

图片 13

溥儒 行书七言诗

水墨纸本 镜片

137×34.8cm

估价RMB:80,000-100,000

释文:初霁云烟断复回,水村山郭景霏微。禅居只在溪南北,欲访高僧路已迷。远树平沙带落晖,江芦猎猎晚风微。虚堂自领青山色,艇子湖头醉未归。

题识:溥儒。

钤印:溥儒之印、心畬、心远浴鸥前

图片 14

溥儒 行书四屏

水墨纸本 立轴

122×26cm×4

估价RMB :180,000-250,000

题识:壬寅夏五月录旧作诸篇,心畬。

钤印:旧王孙、溥儒

溥二爷书法的精妙,还得选两帧精图看才过瘾——

图片 15

释文:江上连朝雨,双台黛色深。闲随渔父去,遥结水心云。虽有扁舟兴,无人共入林。岩陵何敢望,余亦芥千金。云峰隐仙观,远近度层峰。

图片 16

释文:……消息,惆怅意如何。草没平湖水没村,已无歌舞旧朱门。钱塘江上如霜月,空照寒沙涨落痕。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